中職生木雕作品驚艷了大師們 東陽技校2015級木雕專業芳華初綻

2018-09-21

中職生木雕作品驚艷了大師們 東陽技校2015級木雕專業芳華初綻

浸潤傳統,致敬先賢。

昨日,東陽職教中心東陽技校校區2015級木雕專業班畢業作品展揭幕,50余件作品涵蓋了木雕、剪紙、素描、線描、水彩等藝術門類,讓前來參觀的木雕大師們直呼“后生可畏”。

看著大師們驚艷的神情,聽著大師們中肯的評價,省教壇新秀、東技木雕專業負責人鄧玉榮喜不自禁——這是他親自全程帶班的第二屆木雕專業畢業生,從高一帶到高三,所有專業課一堂不落地跟班上課,為此他還在教室和實訓室后面擺放了自己專用的課桌和雕刻臺。

“技法很傳統也很嚴謹,教與學都很到位,對傳統木雕題材的演繹有所創新,這批學生真心不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黃小明興致勃勃,“如果能這樣持續下去,東陽木雕后續有人。”

參展+比賽 這批學生很優秀

東陽技校木雕專業開設已有10年,與浙江廣廈建設職業技術學院聯合實施“3+2”辦學。“在許多人的印象里,我們這里就是‘中轉站’,甚至很多人以為學生到廣廈學院后專業才能呈現爆發式增長。其實看看我們的畢業作品展,就會發現并非如此。”鄧玉榮說,在東技的3年里,學生的木雕技藝基本“成型”,部分學有專長的學生還會初步探索木雕設計路徑。

去年11月,第11屆“東博會”舉行,東技木雕專業首次受邀參加。樹枝雕刻的“跳舞小人”、古色古香的“仿銅雕刻”,讓業內人士看到了木雕中職生的創意與靈性。而在“東博會”期間舉行的全國紅木雕刻職業技能大賽上,該校學生呂云波獲得了“青年工匠之星”稱號。

畢業展上沒有看到呂云波的身影——此時的他,已在巍山鎮一家木雕企業里生產實習。去年比賽后,呂云波就被企業相中,提前獲得了工作機會。

在木雕班里,約有三分之一學生沒有選擇“3+2”,而是前往企業工作,在實踐中提升技藝。目前,這個班有8名學生已經提前上班。

積分+學徒 這位老師很用心

“這批學生可以說是我校開設木雕專業以來素質最好的,不僅基本功扎實,而且很有責任心。”雖然不熟悉這些學子,但校長韋躍忠仍從年復一年的畢業作品展里看出了水平,看出了態度。在當天的畢業寄語中,他提到了東陽木雕歷史上特殊的群體——東陽木雕技校86級學生。作為東陽木雕技校恢復招生后的首批學子,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如今已成為業界精英。他希望東技學子們能浸潤傳統,習得傳統精髓,恪守工匠精神,再在此基礎上大膽創新,超越先賢。

為了建構科學的培養機制,鄧玉榮和同事們也探索了10年。“這屆學生可謂得風氣之先,有積分制和學徒制作為雙重保障,在技法學習和氛圍營造上都得天獨厚。”鄧玉榮說。

積分制是鄧玉榮的“獨創”。學生到校后,每周他都會推出一次班級作品展,在展示中獲得優秀的學生可以得5分,積累到一定量后可獲得操行A等。按照學校規定,每個A可以換6個學分,而每個學生要獲得1500個學分方可畢業。在積分制的推動下,學生對各類專業創作熱情高漲,經常忙活到很晚,遠離了手機,達成了“以展促學,展學結合”。

去年,東技成為浙江省中職學校“現代學徒制”首批試點學校,木雕專業成為該制度的首個受益專業。去年4月,學生們被分成8個小組,安排到8位木雕大師的工作室,接受大師和木雕技師們為期1個月的專業指導,技藝突飛猛進。女生黃楚婷被安排到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陸挺豐的工作室,受到悉心指導,在木雕中級工考核中操作獲得優秀,理論得了滿分。

經典+個性 這些作品很靈動

當天,為學生們提供過專業指導的8位木雕大師悉數到場。看著學生們的畢業作品,幾位大師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次畢業作品創作,絕大部分采用了他們的經典設計圖稿。

“一幅圖紙,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演繹。我讓學生們自行選擇大師優秀的設計圖稿,通過審讀圖稿、動手雕刻,領悟木雕設計的法則,賞析大師設計的特色,這是很好的學習方法。”鄧玉榮介紹,黃小明的“速寫木雕”、陳國華的“國畫木雕”、樓衛東的“清供四條屏”等,都在學生的雕刀下得到了很好的演繹。學生旭慧選擇了盧江曉的《和美幸福》,宮扇、荷花等圖案寓意吉祥,刀法圓潤流暢,平面透視準確,層面清晰合理,被評為第一名。

與白木雕的清秀淡雅不同,仿銅木雕透著粗獷厚重,圖案也更現代,給了學生更多張揚個性的空間。抽象符號、變形物象……自主設計的內容讓人看到了學子們強烈的現代意識。

“我很欣慰的是,這屆學生很重視傳統。”鄧玉榮說,除了掌握傳統木雕技法,部分學生還充分發揮個人興趣,自主學習國畫尤其是傳統山水畫,用毛筆線描臨摹古人山水畫,筆力和線條功夫都增長很快,極大地裨益了木雕創作。

當天,大師們對每件畢業作品認真評析,評選出優秀畢業作品。同時建議東陽技校,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推出“導師制”,讓學生在校期間就能獲得更具針對性的專業指導,彌補學校專業師資力量不足的短板,更快地與高職院校學習無縫銜接。

走進這間木作坊 多少人無問西東 復合型中職生從“玩木”起步

職校的職能是培養擁有現代職業技能和現代工匠精神的學生。然而,東陽職教中心東技校區在確立了建筑、木雕、電子商務等專業強項后,開始培養傳統的“木匠”了!

昨日,走進東技校區的現代木作創意工坊,學生們正在專業技師指導下,利用各種傳統工具和現代機械,專注地刨、削、鑿、磨。在這里,一堂課的時長是3小時,足以讓“木工小白”把一方木頭變成一把咬合緊密、機理玄妙的“魯班鎖”。

制作魯班鎖,是木作坊的入門級課程。

從建筑、機電到木雕、木工,東技在課程建設上把“移花接木”玩得很順溜。

至少掌握兩門技藝 培養復合型現代工匠

省特級教師樓江明是這間木作坊的“發起者”。作為東技最負盛名的優勢專業,建筑專業生源旺盛。然而,樓江明從盛景中嗅到了危機,“這幾年傳統建筑產業整體萎縮,仿古建筑和古建修繕卻風生水起,我們的專業也要謀求提升。”而從事古建行業必須有扎實的傳統木作技術,這在國內中職學校是個空白。為此,他決定先自己學習傳統木作。在朋友牽線下,他聯系上了東陽籍企業家——上海木作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趙斌,并于去年暑假和一班建筑專業教師專程前往上海體驗傳統木藝,收獲滿滿。

“把木作坊引進學校,讓老師和學生隨時體驗并學習傳統木作,是不是事半功倍?”樓江明的想法獲得了校長韋躍忠的支持,并與木作堂達成了校企合作協議。去年9月,占地170平方米的木作坊在東技校園落成,第一期50萬元全套木作設備安裝就位。

“以木作坊促進專業建設,是我們推動中職教育創新的突破口。”韋躍忠說,當下社會對復合型人才需求越來越多,在中職生培養上必須打破專業限制,培養具有跨界融合能力的具有工匠精神的學生。為此,東技把木作坊定位為“重點專業建筑、機電和特色專業木雕結合的實訓車間”——在這里,建筑專業學生可以學習木雕技藝,機電專業學生可以學習制圖和模型制作,木雕專業學生可以學習木工知識。“培養至少掌握兩門技藝的現代工匠”,成了木作坊的重要職能。

省教壇新秀、木雕專業負責人鄧玉榮格外關注木作坊的創辦。他說,出于專業需求,他與東陽的木雕大師們接觸較多,發現許多木雕大師都會木工技藝并制作家具,發展木雕紅木家具產業。“所以我多次設想,在學習木雕技藝的同時,最好能引進傳統木作,現在終于夢想成真了!”

團干甘愿當清潔工 傳統手工藝吸力強大

在木作坊門口,擺放著一只小木馬,許多學生被這只萌萌的小木馬吸引的同時,喚起了對傳統木作的興趣。這只小木馬就由上海木作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派到東技的專職指導技師王海武制作。“學生進入木作坊后,在老師指導下逐步掌握正確的操作方法,一般經歷4個階段,分別是好奇-有興趣-熱愛-養成思維習慣。”王海武說,在這個過程里,學生發現,即使是最簡單的鋸木頭都有訣竅,都包含著傳統智慧。建筑專業學生嚴毅凱說,木作坊所有的木作品都不需要螺絲和釘子,這讓他很好奇。而在老師指導下親手制作了魯班鎖、小板凳后,他興趣大增。“家里的小板凳都用鐵釘固定,在木作坊里我學會了用燕尾榫制作小板凳,傳統工藝真是太奇妙了!”他在木作坊做了好多作品,還做了一支筆作為禮物送給父親。

團委干事趙淼龍被安排為木作坊寫招聘清潔工的啟事,他就與同學一起去應聘,提出不要工資,只要學木作技藝。每天午飯和晚飯后,他就到木作坊銼木頭,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流走,“世上凡是完美的作品,其時間是不存在的。”木作坊的這句標語,讓他感觸很深。

“讓木作坊成為培養工匠精神的載體,讓傳統木作成為培養專注力的有效途徑。”王海武說,木作對精度要求很高,稍微急躁就容易出錯。從學生當下情況看來,這一初衷已經基本達成,像急性子的嚴毅凱就在木作中磨練了靜心、細心和耐心;女生申屠雅麗和朱冰倩也從對木作一無所知,到熟練使用各種刨子,再到做各種木作品,感悟到做事必須一絲不茍。

勞技教師獲一等獎 多元化服務“玩木立志”

“做中學、學中做、做中創、創中學”,木作坊不僅僅讓學生在實踐中掌握木作技藝,更注重讓學生的創意落地。小到一支筆桿的花紋,大到一條凳子的造型,在這里有著無數可能性。讓鄧玉榮欣喜的是,在木作技藝助力下,學生手下的東陽木雕正在“變形”,一些憑借傳統木雕工具和技法無法實現的創意,都轉化成現實。目前,東技學生已經研發出了造型多樣的小木作像臺燈、杯墊、香插、筆擱等,該校的電子商務師生則正在嘗試通過網絡平臺推廣。

對于木作坊的發展,韋躍忠說將分成兩步走:第一步是在木作項目教學基礎上,拓展古建筑修繕、木作家具方向的項目教學。同時,通過開設選修課,使木作與機電、電商等專業結合,為學生提供體驗、操作機會。在此基礎上建成校內共享的網絡平臺,分享制作過程;同時成立模擬公司,負責產品營銷。第二步是依托東陽木雕產業群和建筑產業群,把木作坊創建成面向全國中小學木工技術師資培訓基地。該校已經對我市高中段通用技術老師進行了3期輪訓,對部分初中段的勞技老師進行專題培訓,效果明顯。“去年10月,江北初中老師李婷華榮獲省勞技優質課評比第一名。其中的木工技能評比環節,她用兩塊大小不一的木頭,做了一個無釘、無膠、插接結構的隔熱墊,她的木工技術就是在我們木作坊學的。”說起此事,樓江明很是自豪。

為達成這一目標,東技將在秉承上海木作堂教育經驗的基礎上,摸索高中通用技術和初中勞技教育的規范與標準,編寫各類創意教學案例和校本化教學資源,包括校本教材的開發。

對此,王海武表示將全力以赴支持。“雖然其他地方的學校也開設了木作坊,但派遣技術骨干長駐學校,開展教學和師資培養的只有東陽技校一家。”通過一個學期的試驗,他已經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學方法,當堂授課學生作品完成率100%,帶班教師也隨堂學習。

最讓老師們欣慰的是,木作坊讓學生實現了“玩木立志”——許多平時學習興趣不大的學生,對木作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可見不是我們的學生不愿學,而是我們是否提供給了他們愿學、樂學的資源和課程。”鄧玉榮說,學校已在嘗試把木作坊作為學生德育教育實踐基地,安排學生輪訓,讓他們在手工創作中成長為復合型、創新型的人才。


豆奶视频的下载-豆奶视频app安卓版下载-豆奶视频app